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晨风天地

享晨风,摄天地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李少白经典摄影作品解密  

2013-11-20 19:50:14|  分类: 经验之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经典】李少白经典摄影作品解密

发布时间:2011-02-28 来源:人民邮电出版社 作者:李少白 责任编辑:marlene

  照片是给人看的,言外之意,任何关于照片的话语、文字都是不必要的,是多余的,或者反证,这幅作品还不够好,还需要文字或语言加以补充。


  然而,细想下来,我每次看到令我欣赏的摄影佳作,除了看,还常常想知道有关这幅作品的更多的东西:作者是怎样的人?他为什么要拍?为什么偏偏要这样拍,而不是那样拍?他通过作品想要告诉我们些什么?这一切的一切知道得越多越好,因为我相信一幅好的作品背后一定裹藏着创作的秘密,甚至是通向真、善、美的密码。


  从我喜欢摄影的那天开始,我就一直在书海里寻找这样一本由摄影家写的、向读者呈现自己在按快门前后的思想轨迹、人生顿悟,创作体验的书,但是非常遗憾,20年过去了,我心仪已久的这样一本书籍始终没有问世。在失望之际,我渐渐想到,中国广大的摄影爱好者中,有我这种需求和愿望的人恐怕不在少数。我何不做一次尝试,对自己的摄影实践进行重温、梳理和审视,做一次认真的自我挖掘,既可以有益于我今后摄影创作,又可能给读者带来愉快和满足,既然如此,我何乐而不为。

——李少白  

  

简化与改造


【经典】李少白经典摄影作品解密

荷叶


  只有简化,才能把有意味的东西,从大量无意味的东西中提取出来。……简化并不仅仅是去掉细节,还要把剩下的景物加以改造,使它具有意味。我所说的“意味的形式”是指那些以独特方式来打动我们的排列和组合。

  ——克莱夫?贝尔(英国)


  2007年夏天在安徽合肥,我被邀请方引到郊区一个很大的繁茂的荷塘旁。我望着那一片荷花与荷叶交织在一起的荷塘,心想:坏了!因为当时已近中午,在顶光照射下的荷塘显得杂乱无章,缺乏生气,豪无趣味。可是事已至此,又不能退缩,我好胜的性格也不允许自己束手无策。于是横下一条心,在不可能中求得可能吧。我沿着荷塘走来走去,边走边观察,边思索。我很快想起克莱夫?贝尔在《艺术》一书中曾说过:“只有简化,才能把有意味的东西从大量无意识的东西中提取出来。”如何简化眼前的凌乱的荷花与荷叶呢?首先我确定要用较长焦距的镜头,因为长焦距的视角窄,容易去掉无关的无用的其它景物。通过长焦距镜头的窄视角,在荷塘中反复的观察,我终于发现了在一小块水域中,有四片大小不一的荷叶挤在一起,产生了有趣的构成。接着我细心地左右移动视点,使苇草在水中的倒影恰好穿荷而过,这样一来,园与线的并列,就给画面增添了抽象的味道。简化发现了有趣的细节,移动视点又找到了能以独特方式打动我们的排列和组合。顺带说一句,人人讨厌的顶光在这里变成了可爱的光线。因为只有顶光才能使荷的倒影隐藏在荷叶的下面,而没有倒影的荷叶才能使画面更简洁,更近于抽象。


 带来由视觉向触觉的滑移


【经典】李少白经典摄影作品解密

寒雪


  在照片中隐藏一个“视觉以外的照片”,和从照片中“破译”这个“被隐藏的照片”,都需要调动通感的心理功能。

  —— 李文芳(中国)


  1992年冬,我在伊犁尼勒克军马场遇上了大雪。我兴奋之极,因为在这之前我没有看过如此丰富多彩的雪景:天山、牧场、马群、树林、帐篷、封冻的小溪,不结冰的河流,收割后的田野,冒炊烟的村落,原本就都是诱人的景色,何况又覆盖上了皑皑白雪。我在冰天雪地中驱车纵横几百公里,摄下了大量的冰雪照片,应该说多数都可以称得上悦人眼目,然而我最得意的,愿意拿出来示人的还是那张《塞雪》。为什么呢?因为这张照片不仅描绘了雪的纯净,一尘不染的视觉美,还在可视的影像中隐藏了一个需要通过视觉来破译的非视觉的寒意!充盈整个画面的灰蓝色调,在灰蓝色调中悬浮着的苍白的太阳都导致了由视觉向触觉的滑移。由于通感,读者不仅看到了美,而感到了寒。

 让照片比现场看到的更出色


【经典】李少白经典摄影作品解密

逃离湖水的羊群


  摄影是视觉表达的工具,是将看到的画面和人们加以沟通。最初99%的图像并不如我所看到的那样精彩,只有1%中包含了一些成分:一缕光线,一些肌理,一种反射,在胶片上呈现出比我眼睛看到得更出色。

  ——盖伦?洛威尔(美国摄影家)


  黄昏的时分,我们驱车来到了内蒙温都来湖。此时的温都来湖并不像事前想像的那样入画,由于开发了旅游,湖边有很多与自然景观不和协的现代设施。然而,我知道,做为一个真正的摄影家不能依赖镜头前景物自身的完美,而要从中去发现并提炼那些能构成给人们审美愉悦的成分。当看到离我较远的湖水中正有一群羊在饮水时,我急中生智:如果将越野车开过去,必然会惊动这些羊,当羊群逃离湖水,欲上岸时,如果用长焦镜头截取局部湖岸与局部湖水,并以天空的中灰值曝光,画面就会形成两个亮色块,两个暗色块和一群羊的剪影。这样一来,混乱就会化做秩序,就会趋于单纯……。我这样想,也这样做 ,结果真的如我所愿那样,令人失望的温都来湖在镜头里新生了,变得精彩起来!

别都照亮


【经典】李少白经典摄影作品解密

夕照残城


  如果要某样东西看来有趣,就别都照亮。

  ——约翰?洛耶佳(美国图片编辑)


  我多次攀爬到河北抚宁县的董家口长城上去拍照,因为那里的长城既有保存尚好的敌楼、城墙又有残破的富于沧桑感的敌楼、城墙,将两者结合起来,对我有很大的吸引力。但是,几次去拍都不太理想,做为前景的残墙不是全亮,就是全暗,画面缺乏有趣的变化。为了使画面变得有趣,我决定接受美国知名的图片编辑约翰?洛耶佳的建议:“如果要某样东西看来有趣,就别都照亮。”因此,我又一次爬上董家口长城,那天,天气很好,万里晴空,我估计当太阳偏西时,不会有云遮挡。于是我选择了一个残破的敌楼做前景,耐心地等待光线的变化,终于在落日前的一刻,理想的画面出现在我的眼前:做为前景的破损的箭窗,仅一角被夕阳染红照亮,而窗外远处的敌楼正好与它遥相呼应。整个画面是景中有景,暗中有亮,有整体形状,有局部细节。我就这样获得了一张有趣的长城照片。

多一点幻想、多一点诗意


  

【经典】李少白经典摄影作品解密

飞翔的树


  我希望我拍出来的照片,能够少一点报导性,多一点幻想性;少一点解释性,多一点暗示性;少一点散文性,多一点诗意性。

  —厄恩斯特? 哈斯(奥地利摄影家)


  秋天,在兴安岭的树林里,一排排高大的杨树,就像撑着金伞的巨人们在我的眼前眩酷,诱使我的相机快门不停地按动,可是我心知肚明,那一串串快门声带来只是一张张的好看的照片,我看重的,如厄恩斯特?哈斯先生所言的那种富于幻想性、暗示性、诗意性的照片并没被我捕捉到。于是,我不仅停止了按快门,也停止了脚步,开始东张西望,企图有所新的发现,新的构思,徒然望了一圈,仍一无所获。无奈之下,我干脆躺倒小憩片刻,我一躺下,就又蹦了起来,因为我发现在杨树林中,有一株死去的松树,粗壮挺直,从下向上看,形状颇奇特,很像一只海豚展开双翅欲腾向天空,而天空中的斜条状云也极富动势,这般画面结构,真的一下子把我的视觉从树林的具象中解放出来,以一种戏剧化的形式展开了某种似是而非的梦境。当我轻轻的按了一下快门的瞬间,就知道这个似是而非的梦,将会打扰更多人的麻木,让他们因暗示、因幻觉而产生诗歌般的回应。

 有无光影并不重要


  

【经典】李少白经典摄影作品解密

雪中之柳


  谁说照片是由光与影构成的,它其实也是人类情感的结晶!

  —埃蒙? 麦克卡比(英国图片编辑)


  一次雪后,我和几个影友兴冲冲地赶到颐和园去拍雪景,但是很快大家就郁闷起来,因为天色越来越阴沉,颐和园虽然被白雪覆盖,但没有光线,就缺了光影,没有光影,就很难发现明暗的形式变化。起初我也和大家一样无精打采的提不起拍摄的兴趣,半天也没有按一下快门。这是我突然想起了英国人麦克卡比说的一句话:“谁说照片是由光与影构成的,它其实也是人类情感的结晶”,我醒悟过来,镜头前的景物有无光影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它是否能唤起你的情感?我静下心来,仔细观察,终于目光停留在一棵柳树上,在白雪的衬托下,掉光了叶子的柳树,在我的眼中渐渐消失了树的形象,而转成粗粗的黑线与许多细细的直线,或长或短,或曲或直,或疏或密,是一个线的世界,亦是一个触动我情感的世界。疏朗、沉静、寂寞、这些很难表述的藏在心中的情思、意绪,皆因线之勾引开始觉醒了。我因这些线而陶醉,生怕失去这般的陶醉,于是急忙用长焦镜头永远留住了这些抽象的线,具体的美!

【经典】李少白经典摄影作品解密(8)

发布时间:2011-02-28 来源:人民邮电出版社 作者:李少白 责任编辑:marlene

  以上图文摘自人民邮电出版社《画里有话——李少白经典摄影作品解密》一书


【经典】李少白经典摄影作品解密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1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